今年国综最甜一幕,她们值得

谁懂?一天过去了,但每次在网上刷到王心凌在《乘风破浪》重唱《爱你》——

我的嘴角还是咧到了耳朵根。

马尾辫斜刘海,校服短裙马丁靴,为什么每样东西都像长在她身上一样自然啊!

 

但比起这场让人梦回20年前的唱跳表演,更戳我的是王心凌的一句自白。

“如果我80岁拄着拐杖,还可以被叫甜心奶奶,不是也蛮好的吗?”

 

确实蛮好的,尤其当这句话,是在播到第三年的《乘风破浪》中被说出来。

01

王心凌的舞台,有点改变了我之前对《乘风破浪的姐姐》那种“敬畏”的观感。

一边佩服她们跨界的勇气,吃苦的劲头,感叹有这拼搏奋斗的精神,干啥都能成。

一边又暗自懊恼:果然人到了一定年龄想要不被落下,就必须展示出120分与过往的自己诀别的决心吗?

当自称“三十九点几岁”却还在甜美唱跳的王心凌出现,事情开始起变化了。

之前大家都觉得,小姑娘才甜美,人到了一定年龄总得转型、总得打破自己的天花板吧。

可是她却大大方方地说,一个听上去不合时宜、与身份年龄不符的特色,也是特色。

高高兴兴地承认它,展示它,也是种本事。

 

或许这也是为什么这季《乘风破浪》里,姐姐们没有显露出太多竞争焦虑的原因。

自己是啥样就是啥样,大家都在很放松地展示它。

薛凯琪有那么多耳熟能详的歌,一唱肯定会立刻情怀杀。

但她都没选,而是遵从内心最执着的想法,将一首舒缓深情的《今生今世》献给已经许久没见的父母。

 

许茹芸也没有搬出《如果云知道》《独角戏》这样的悲情大杀器。

自弹自唱了一首和吴青峰合作的冷门新歌,《现在该怎么好》。

一袭黑衣坐在钢琴前,虽然还是熟悉的声线和唱腔,氛围中却不再是流行多年的自哀苦情。

反而有点让人惊讶,这个一直以文雅知性形象示人的女歌手,竟然在曲风的阴郁与撕裂中,有了一点她偶像——另类摇滚女歌手Tori Amos的影子。

 

但要数最“老娘乐意”的,还得是郭采洁。

被说了800年“困在顾里走不出来”,这次谁还要老调重弹,那真的是大冤特冤。

被烂片重重打击后的郭采洁,其实去年默默拾回了歌手的老本行,推出的新专辑被乐评人耳帝认为是今年金曲奖提名遗珠。

作为爱过郭采洁早期“优格女孩情歌”的90后,我满心期待她要靠独特的清新唱腔一下翻身。

没想到她选曲直接就是一首散文诗的念白。别说歌词很意识流了,连一个音调都没有。

 

可郭采洁应该非常非常满足。

她在微博写道,除了自己巡演的时候,想在节目里唱新歌的愿望,一律都被驳回。

难得这一次在《乘风破浪》的舞台上,任性被满足了。

老实说,品位大众的普通人应该都挺难get这首歌里晦涩的自我表达。

也鲜少有人知道,这是她新专辑里的第一首歌,歌词用苹果的意象,寓意着她对自己重生的期待。

我是被她备采里的一段话打动了。

她提到自己经历影视的挫败后,重做歌手、建立厂牌,努力了大半天也没多少人知道。

但是,“没关系啊,我来找你了”。

 

这个笑容,好像比说一万次“我不是顾里那个样子”,都更有自我认同的底气。

甚至可以让人不再眼巴巴地怀念,她十几年前梳着马尾辫、一脸稚嫩,用倔强的声线唱少女心事的样子。

因为那种生动的样子找回来了。

02

这一季姐姐的松弛感,似乎来源于她们都对自己的过往荣辱看得挺淡的。

这两年在人文类综艺里很有魅力的阿雅也来了。

朋友都劝她慎重点儿,可别毁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知性形象。

可是阿雅说自己还是很爱开玩笑,最后舞台上还是开心地“红豆大红豆”了一把,压抑不住初代唱跳歌手之魂。

 

张蔷更夸张。

“贵”为80年代家喻户晓的迪斯科女王,她却在搬家时候把记载了荣誉和辉煌的杂志、画报乃至奖杯,全给扔了。

在她看来,这都是虚的,跟自己的快乐相比不值一提。

初舞台上表演名曲《630 affection in your eyes》,张蔷享受音乐的气场也极强,完全不像要来比赛的。

 

可是,能做到“看淡这些、图自己开心就好”,是世界上说着最容易、做起来最难的事。

所以看节目的时候,尤其挺为王心凌和郭采洁高兴的。

两个被成熟唱片工业打造过、也困住过的少女形象,一晃十几年过去,在姐系综艺里又唱起了自己想唱的歌。

可如今的坦荡,完全不是凭空而来的。

假如身处王心凌曾经的处境,现在要是想和甜心标签切割干净,那也是一万个可以理解。

 

这一度是她身上最牢不可破的人设,也一度让她被大众狠狠抛弃。

被曝谈恋爱、闹绯闻,以及分手后的纠纷,如今看来没啥大不了的,甚至王心凌是被辜负和伤害的那一方。

但在十几年前,没有满足大众对甜美女孩的完美想象,反而让她承受过多的失望与指责。

 

王心凌与霍建华主演《西街少年》剧照

发达的娱乐圈工业流水线上,年轻的王心凌们是字面意义上“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没有那么多空间与权利,好好为自己决定什么。

郭采洁当年也一样。

她的挣扎和自我拉扯,其实根本不是从顾里红成了一个“笑话”才开始的。

《人物》的采访中,郭采洁谈到自己十几年入行的经历,好像一直都在不停为了妥协而压抑自我。

最初想做拿吉他唱歌的歌手,公司不让,挣不了钱;

配合新剧热度炒绯闻,配合炒作生病进医院的八卦,她都一边说服自己,一边照办了。

 

早年MV中的郭采洁

踩中流量时代的浪头一夜爆红后,烂片带来的枷锁不过是继续重演这一切罢了。

一边享受红利,一边又无法坦然面对内心那个不肯就这么“烂”下去的自己。

如今郭采洁做回歌手,在这么大众的舞台上坚定地唱自己想唱的东西,我佩服。

佩服的不只是她遵循自己内心一直被压抑的东西;

而是她终于能坦然接受,有些决定做错了就是做错了,路走弯了就是走弯了。

那也没关系,再拿起话筒,继续唱下去就是了。

 

03

国产姐系综艺开山鼻祖播到第三季,打出的内核变成了“三十而悦”。

也确实是时候有些不一样的东西。

比起之前对各种审视的焦虑感,以及“必须要战胜这个焦虑”的焦虑感。

这一季的姐姐反而有点赤手空拳、返璞归真了。

本以为奥运冠军徐梦桃的经历摆在这里,总得上点什么“强大的女性在任何领域都会发光”的价值吧。

结果是她让我发出了看节目第一声爆笑,一路带着三分矜持六分狂喜一分不可置信的表情和明星寒暄——“原来网传的名单都是真的!”

 

更加意想不到的爆笑来自黄奕和黄小蕾。

没有冒犯的意思,但我愿提议音乐节目禁止美女唱方言rap,一个不小心就会导致以后再看到她们的脸,脑子里都有“who怕who”“给姐姐扎起”的声音。

但是没辙,两个姐看起来是真的很高兴。

 

宁静和那英两位大姐大聚首,人人都盼着这俩直肠子对线。

她俩也不说收敛一下,完全没藏着掖着,一张嘴就贡献了《你比几年前漂亮》《但我没整啊》的名场面。

既然有话直说永远是最让她们舒服的交往方式,那什么也别想改变。

 

节目里依然也谈到了比较正经的人生选择话题,比如婚恋。

但我很喜欢许茹芸说到自己和老公的故事时,温温柔柔的语气。

40岁左右时,认识4个月就果断进入异国婚姻。这么反常规的事,被她讲得仿佛昨天吃了饭一样平淡。

大概越是对什么东西自信,表现出的态度就越是平常。

 

记得第一季播出时,片头的文案瞬间在网上刷屏,带着踏碎一切的气势、绝地翻盘的决心,令人热血沸腾。

但新一季播出后,我在网上刷到最多的金句输出,是来自张蔷的大白话。

她说,首要的就是自己要开心,快乐才是人生最宝贵的事。

喜欢亮晶晶的发卡,喜欢好看的衣服,就是为了自个儿开心。

 

当然,张蔷作为功成名就的大明星,固然有足够的资本去快意人生。

但不得不说,各路姐姐表现出的松弛坦荡,也恰好赶上了一个人们对各种“价值”感到疲倦和迷茫的窗口期。

最近发现,我们这两年特别热衷探讨各种大词。

今天“内卷”,明天“和解”,后天“逆社会时钟”,核心问题就是我们在社会的规训中长大,终其一生都想获得来自外部的认可;

一箩筐的焦虑都想排解,最后却发现太多事情不可控,搞不定又开始投向“摆烂”的怀抱。

说来说去,让自己满足、快乐,仿佛变成了世界上最难的事。

这时,《乘风破浪》好像没那么着急要对抗、要开拓什么了。

它试图告诉人们, 接纳自己的过往和缺点, 先舒舒服服地快乐一会儿,也挺好。

这是我们3岁就拥有的本能,到了30岁,却要努力找回不为它感到羞耻的合理性。

当然,这绝非鼓励人们“躺平”,也不是说战胜年龄焦虑、突破人生瓶颈的意义就不存在了。

只是,它或许也可以有一种更温和、更有耐心的探索方式。

比如,先去买亮晶晶的发卡和漂亮的衣服,抑或是唱一首别人都没有耐心听的歌,跳一支会被人嘲笑的笨拙的舞吧。

· 一 周 热 点 回 顾 ·

自在快乐最难得↓↓↓


58商城-提醒您:本文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请您注意识别,避免上当受骗。


关注一礼品,了解天下事(www.ylpsc.com)

易记域名:www.11121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