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停止旋转的陀飞轮,流转不息的宝玑蓝

很少有制表品牌能如宝玑一般,同时拥有两个隽永的注脚。一则是陀飞轮,这一通过不断旋转抵消地心引力、以保证时计时计走时精准的特殊装置,代表着制表技艺的殿堂级创制。二则是宝玑蓝,这种不论历史如何变迁依然如时光般深邃的色彩,代表着穿越世纪的风华,让人在无论何时驻足凝望,仍觉动人不已。这两者以宝玑之名相互交织,流转不息,至今仍在不断书写着新的时计传奇。
对于诞生于1775年的宝玑而言,陀飞轮与宝玑蓝无疑是最动人的注脚。
宝玑蓝,源远流长的皇室血统
1775年,阿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Louis Breguet)在巴黎西岱岛钟表堤岸建立自己的制表工坊。每一款出自宝玑工坊的时计均制作精良,无不浓缩着启蒙时代璀璨夺辉煌的制表工艺与科技结晶。正因如此,宝玑时计也吸引着众多举世闻名的仰慕者,其中不乏欧洲王室与上层名流。18世纪末的欧洲,精巧的怀表或钟表象征着其拥有者的财富与地位,而宝玑时计无疑是各方名士竞相追逐的那颗明珠。
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Queen Marie-Antoinette)或许是宝玑的首位忠实拥趸,自她执政之初起便曾佩戴诸枚出自这位制表大师之手的臻美时计作品,如自动上链时计,并向欧洲王室展现了这些卓然之作的出众魅力。宝玑为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精心创制了编号为No. 160的“玛丽·安托瓦内特”怀表,该枚著名怀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始终被视作制表史上最为精密复杂的时计臻品。这枚集合了当时几乎所有复杂功能的怀表中,蓝色的指针显得尤为亮眼。
拿破仑·波拿巴将军也是宝玑最忠诚的顾客之一,共计购买过十九件宝玑时计。最值得一提的是No.178旅行座钟特设月相功能更便于军队精准掌握战争先机,宝玑为该时计增加了一项极其实用的复杂功能,也为高端时计的发展开创了崭新格局。他对宝玑计时艺术十分着迷,也影响了许多身边密友以及家族成员——法兰西帝国皇后,便曾购买编号为No.611宝玑触摸型怀表,开启法国皇室与宝玑的不解之缘。
精密奇想,书写陀飞轮的时间传奇
自十八世纪开始,人们习惯将钟表垂直佩戴于身,但地心引力对摆轮运动造成的负面影响始终无法解决,制表大师们纷纷为此投入大量心血于此提高钟表走时的精准度。1795年,宝玑先生提出陀飞轮的构想,将摆轮、游丝以及擒纵机构(擒纵叉和擒纵轮)置于一个围绕轴心旋转的笼框之中,从而在位置差有规律地发生时能够彼此互相抵消。
作为一位深受启蒙思潮影响的制表师,宝玑先生据笼框及其零件的双重旋转之感,为其赋予“陀飞轮”之名。这源于一个被遗忘多时的概念:行星围绕恒星所做的单轴旋转运动,即“能够补偿摆轮和摆轮游丝中所有可能的偏差”。
1801年6月26日,“陀飞轮调速器”获得注册专利,历经数年精细的调校,宝玑先生于1806年在巴黎举行的全国工业品展览会上首度公开展示了陀飞轮,一时间艳惊四座,并凭借这一创新机构第三次斩获全国工业产品展览金奖。
制作这些陀飞轮时计的过程困难重重,不仅调校耗时较长,有能力制作这类时计的专业工匠亦是稀缺。可能是因为陀飞轮相对于日常计时需求而言在技术上过于复杂,从1805年到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去世的1823年,宝玑仅售出了35枚陀飞轮时计。然而,陀飞轮在阿伯拉罕-路易·宝玑的后继者手中发扬光大,被广泛认可为制表史上最具创意的天才发明。虽然随着技术的发展,制表师可以通过其他方法确保钟表的计时精确度,但陀飞轮凭借其精密复杂的设计和杰出的概念构思,始终是制表界的神话。
蓝色轮舞,赞咏传世技艺
宝玑蓝与宝玑陀飞轮等传世技艺本就是同源同生,两者都出自宝玑先生的传奇之手,隽永流传至今,令无数宝玑时计焕发出别具一格的光彩。值阿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Louis Breguet)先生发明陀飞轮的周年纪念日之际,宝玑揭开全新Tradition传世系列7047芝麻链陀飞轮腕表的面纱。这款色调鲜明的腕表呈现古往今来最具魅力的钟表复杂功能之一。
芝麻链陀飞轮传动装置点缀尊贵宝玑蓝。为呈现和谐一致的视觉效果,所有部件均采用了不同的处理方式。陀飞轮笼架和表盘覆以蓝色涂层,蓝色链节则采用蓝钢烧制工艺。全新表款沿袭今年5月推出的Tradition传世系列7597日期逆跳腕表的美学设计,巧妙演绎宝玑蓝与深灰色的优雅对比。
该腕表搭载的芝麻链陀飞轮传动装置确保了无论主发条的上链程度如何,机芯总能保持恒定的力矩输出,从而优化腕表的运行稳定性。当主发条完全上链时,会释放最大的动力。此时,芝麻链作用于塔轮上方圆周较小的部分。随着发条逐渐松弛,动力也逐渐减小,芝麻链此时作用于塔轮圆周较大的部分。如此,便可在钟表运行的过程中确保恒定的动力输出。
全新7047芝麻链陀飞轮腕表呈现现代化风格,同时沿用品牌经典设计元素,金质偏心表盘饰有巴黎鞋钉纹(Clous de Paris)玑镂刻花图案,配备传统罗马数字时标及针尖带偏心镂空“月亮”的指针。表盘与其灵感之源相同,以三颗螺丝固定。
41毫米铂金表壳内搭载Cal.569型机芯。该镀铑手动上链机芯包含542个部件。机芯配备反向直线杠杆式擒纵机构,带硅质擒纵叉口。硅材质亦用于制作宝玑游丝。硅具备诸多优异特性,不仅耐腐蚀和抗磨损,而且不受磁场影响,并可改善时计的走时精准度。Tradition传世系列7047芝麻链陀飞轮腕表的摆轮振频为2.5赫兹,动力储备达50小时。
时间等式,再现精密传奇
在Marine航海系列5887陀飞轮时间等式腕表首次推出之时,宝玑便将其历史上的三条主线交织其中。首先,是品牌传承至今的陀飞轮发明,由创始人宝玑先生于1801年获得此项专利。同样重要的是,品牌于复杂功能时计领域的历史财富:万年历和时间等式功能。其三,品牌通过将这两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支柱荟萃于一枚Marine航海系列时计之中,不禁令人回想起1815年,法国国王路易十八授予宝玑先生 “法国皇家海军御用制表师”称号,令其成为了法国皇家海军的官方制表师。
宝玑Marine航海系列5887陀飞轮时间等式腕表配备两个分针,一个传统民用时分针及一个可直接指示太阳时的第二分针。机芯的核心处设有一个凸轮,置于蓝宝石水晶盘之上,每完整旋转一次需一年时间,如实地重现时间等式的轨迹。沿透明圆盘一周标示着一年中的月份,透明的设计令置于下方的陀飞轮清晰可辨。这一机构因一组被称为“差动装置”的齿轮组得以实现运作。差动装置的天才之处在于其能够将两个独立的输入源整合为同一输出源。民用分钟的指示由时计的主轮系驱动。而时间等式的信息则通过随凸轮运转的触针读取。
此枚Marine航海系列时计时间等式的运行与万年历相互配合。机芯将每四年日历周期中的不规律情况考虑在内,包括30或31天的月份,以及28天或者闰年29天的二月。这一日历显示在宝玑时计中匠心独运,展现了一个全新创建的机构。星期和月份并非通过指针指示,而是通过视窗显示。日期指示由一枚可“逆跳”的指针完成。该指针沿一扇形区域前行,直至月底午夜之时,则会改变运行方向,瞬间弹回至“1”位置,开始下一个月份。
此枚大复杂时计的机芯源于超薄自动上链陀飞轮581机芯。现代技术于陀飞轮的设计中亦发挥了突出的作用,陀飞轮的笼框由钛金属材质制成,摆轮游丝及擒纵轮则由硅打造。由于陀飞轮机制进行了重新设计,框架由一个外部轮系驱动。陀飞轮及其所有零件宛若于空中悬浮。在寻求减少厚度的过程中,条盒亦未被忽视。通过在条鼓盒周围制作一个凹槽,于外侧以三个轴承组件将其固定,宝玑的设计师们得以为其减少25%的厚度。为与表盘上其他显示视窗相映衬,动力储备则通过表盘8点钟位置的仪表盘显示。
双旋不息,致敬起源之地
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5345双旋转陀飞轮钟表堤岸腕表将一枚颇具纪念意义的机芯蕴藏于腕表方寸之间。此枚新作融合精湛机械技艺与深厚美学造诣:可完全显露的机芯展示了两个陀飞轮装置通过中央差动器驱动整块夹板的运转。每个组件均经手工润饰,底盖上镌刻有“House on the Quai”图案,宝玑先生曾于这座位于巴黎的建筑内完成了其毕生事业——陀飞轮亦是于此诞生。
于极为有限的空间内,宝玑制表工厂打造出了一个复杂而又和谐的宇宙。该枚腕表由两个独立的陀飞轮驱动,每个陀飞轮每分钟各完成一次旋转。通过这种方式,相互链接的调节机构实现了双重旋转,从而带动了陀飞轮桥架。
两个陀飞轮装置宛若两颗机械心脏彼此独立运作,分别由各自的发条盒驱动。然而,两个振荡机构同时与另一对轮系相互耦合,在中央差动器中旋转。以这种双输入设置来决定陀飞轮的平均速率,令摆陀夹板得以按照每12小时旋转一周进行运动。至于分钟显示,腕表则采用经典的中央分针设计。整套装置配备了一个系统,借此将轮系内的间隙最小化,以确保走时显示精准度的完美把控。
当然,宝玑蓝依旧作为美学的关键词贯穿其中。深蓝色的宝玑指针与同样蓝色的罗马数字时标相互呼应。而独特的“岩石”表带也融入宝玑蓝元素,采用深蓝色的橡胶基底附天然岩石层,搭配三重折叠式铂金表扣,隽永入微。
作为宝玑深厚历史的弥足珍贵见证,陀飞轮始终以卓然之姿,引领高级制表工艺的不断传承、演变和创新。陀飞轮的不停旋转,延展出流传至今的时间美学与制表传奇。而宝玑蓝,也在不断讲述着宝玑源远流长的风格故事。宝玑,不仅深刻影响着两百余年前的时代,也在岁月的更迭中,不断演绎着时间的真谛。

58商城-提醒您:本文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请您注意识别,避免上当受骗。


关注一礼品,了解天下事(www.ylpsc.com)

易记域名:www.11121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