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民宿:有人在坚守,有人开始进入

疫情刚刚爆发的时候,相比较体量大、抗压能力高的酒店而言,民宿可谓“生死未卜”。另一方面,在经营上相比较酒店拥有一套成熟的自上而下的管理体系,大部分民宿个体户的发展则有赖于经营者的有力措施。疫情已经两年了,有些民宿被迫关闭或转让,也有一些民宿坚强地挺过了最难的阶段,民宿人也渐渐摸索出了一个较稳定的发展模式。 作为旅游大省的云南,疫情期间多次按下跨省游暂停键,丽江的民宿颇受影响。去年本应是旅游旺季的暑假,由于跨省游暂停,不少民宿采取低价促销,有二三十元,甚至9.9元一晚的价格,有些坚持不住的只能转让或关门。 
“背包十年”第一家青旅于2014年在丽江开业,如今走过了疫情时的艰难阶段,虽然疫情以来“背包十年”的收益不如疫情前,但总体上还是有所盈利。 
疫情期间“背包十年”西安店开业,今年长沙店开业,预计三月份,苏州店也将正式开业,届时“背包十年”在全国就拥有10家店。 
“背包十年”的创始人、主理人小鹏分享道,最初青年旅舍依靠同名旅行书籍《背包十年》带来了不少粉丝。但能够稳稳地发展最重要的是口碑。新媒体、OTA平台的评分是口碑好坏的一个参考,其次青年旅舍独特的社交属性,让它能够在朋友、熟人间传播。连锁店可以加深宾客的记忆点,对品牌形象、口碑宣传均有助益。 
在小鹏看来,树立好的口碑,要着重在品质、宾客体验上下功夫,比如硬件设施要用好的,青旅内时常打造民谣、脱口秀、篝火晚会等各种活动,加强游客与游客,游客与民宿,游客与当地文化的黏性。 
小鹏对青年旅舍的运营理念源于早年的背包经历。2001年,小鹏从南开大学毕业后,做过一段短暂的工作,同年他辞掉工作,选择在荷兰继续深造。读研的那一年,小鹏正式开启了背包客之旅,游遍欧洲各国,青年旅舍作为旅行途中的栖息之所给予小鹏很多美好的回忆。 
他还记得第一次去阳朔的感受:风景很美,阳朔的西街上那些开客栈、开青旅、开CD店的老板们,他们每天的生活就是听听音乐、看看书、聊的话题也都是喀纳斯、丽江这些在当年看起来很遥远的地方。后来他去丽江,丽江也给了他这种感受。“在丽江的人都是生活比较散漫,乌托邦式的,就像在阳朔遇到的那帮人一样。”他说。 
小鹏用“神奇”来形容丽江。他在丽江遇到过一个湖南卫视的编导,他们栏目组刚好缺人,他就给了小鹏一个面试机会。这种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相处的纯粹,令小鹏十分感动。这便成了“背包十年”十分重要的基因。 
有意思的是,有的民宿因为疫情生意难做,而也有人因为疫情转而开始了民宿事业。
做民宿前江俊从事国际旅游行业,因为疫情导致工作无法开展,于是转身投入民宿行业。2020年1月,他接手了一家民宿。江俊说,这么做一是因为当时国际疫情严重,他预想国内旅游会有很大的需求,同时自己本身有民宿情怀。 
他的转型并不容易。2021年暑假原本是民宿人期待已久的旅游旺季,但还是因为疫情整个8月份安吉和莫干山大部分的民宿基本没有生意,承租的民宿人除了民宿管理成本还有房租压力,自家房子改造的民宿人还是有所收益,只是比往年少很多。江俊属于前者。 
为了维持民宿的日常经营,江俊针对疫情政策改变经营方针。“山恩民宿的主要客源来自上海和江苏地区,疫情的原因,我们只能发展浙江本地客户,通过抖音或者小红书上的运营团队进行宣传,搞特价活动进行促销。”他说。 
做民宿需要不断完善细节,重视细节,为客人提供好的体验是民宿的核心。江俊认为,一个成功的民宿首先地理位置要好,最好在景区里面或附近,其次要有自己的主题,新颖的内容和丰富的娱乐活动,最后也是非常重要的是主人家的服务一定要好,要让客人有回家的感觉。山恩民宿位于安吉和莫干山交界的地方,靠近十八道弯漂流,山里空气好、风景赏心悦目,是个适合发呆度假的地方,这个属性吸引众多过来玩漂流、度假的亲子家庭。

58商城-提醒您:本文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请您注意识别,避免上当受骗。


关注一礼品,了解天下事(www.ylpsc.com)

易记域名:www.111216.com